OldQin

家有悍妻青小绯。

天下谁人不识君。


嗨,青绯。

我是秦街。



对不起。

我打了很多字,最后全删了。

关于我们,我其实没有太多话想说。



我们的故事很短,却很精彩,轰轰烈烈,如火如荼,以至于到最后说不清是脍炙人口还是千夫所指,因此说多了都显得虚伪,矫情和做作。



我是六月十八号那天入的第五人格,在all佣tag下面发了第一篇文,八月底退圈,历时两个月,圆满完成任务。

我在第五的日子,一半有你,一半没你。

你在第五的日子,四分之一有我,四分之三没我。



我不喜欢混圈,也没有混圈的经验,一个人闲散惯了,你是我在lof上的第一个cp,也是最后一个,因为我已经不混同人圈了。



cp这个东西,我认为是二次里最亲密的关系。

也许是以前看过太多所谓的“cp”大难临头各自飞,我很多时候都在想,如果我有cp,我是不会和她说什么甜言蜜语,糖衣炮弹,但是如果她出事了,我一定和她一起担。



你知道的,圈子就像一条没有尽头的漆黑的公路,你只能通过车灯看到有限的距离,而在这个距离范围之外,是什么路况没有人知道。



那三个月里你一个人驾驶着车子,行驶在一条旅途平坦的通天路上,尽管有时会出现一些路障,但好在你轮胎结实,车身坚硬,没有被绊倒,一个人磕磕绊绊的也就过来了。

最后一个月,你在尚且一帆风顺的旅途中遇到了同样孑然一身的我,你打开车门邀请我,我坐在你旁边,你脸上的笑容浸在黑暗里,很温柔,眼里像有星光。

一路上花团锦簇,人声鼎沸,盛景如画。

直到不久后的某一天,突然间,鲜花都不见了,人声也消失了,那些美好的风景一夕之间全部变成了荒川戈壁。



无边无涯的黑暗中蓦然出现一个路牌,上面写着:前方二百米,刀山火海。



你把车停下,回头看我。

我也看着你,你的脸上没有表情。

我知道,你这次是真的累了。

我也累了。

走吗。你问。

走吧。我说。

你看着我,良久,我看到那些隔过黑暗的笑容和星光,重新溢在你的脸上。



现在我不混圈了,我可以实话实说。

我本来就是写原耽的。

我这个人对同人圈子压根没什么热爱的成分,我只是负责在里面发文而已。当初也是因为喜欢玩第五人格,碰巧求生者里只喜欢佣兵的性格,才突发奇想写的all佣同人。

没想到会那么受欢迎,在这里也要和曾经的粉丝说声抱歉。



但我知道你很爱它,就像你那几个黑暗的晚上无数次的想哭却又拼命忍住一样。

你爱这个圈子,爱得发自肺腑,爱到热泪盈眶,你可以爆肝,可以撕逼,可以忍,可以痛,因为你比任何人都爱它。



我不惹事,我也不怕事。



当然,有很多人说为了你,这不值。

其实我这个人,有底线,没原则。



即便你真就是十恶不赦了,要遭千夫所指万人唾骂,那又怎样呢。

更何况你没有,你比任何人都活得干净,活得清白。

你眼中的世界非黑即白,你笔下的世界纤尘不染。



从今往后,青山万里,天高海阔,何处不能容身,何处不能识君。



我不是一个好玩家。

不是一个好作者。

更不是一个好cp。

我对不起真心喜欢我的粉丝,更对不起你。



曾经你玩笑我说,哪次有事不是你顶在我前面,没想到一语成谶。

最后的最后,我也依然没有做到保护你,我只能默不作声地陪着你,你累了,走了,我也没有继续留下去的理由。

你去哪,我和你一起。



但是其实,你没想到的是,我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。



因为也许后来的后来,偶尔还会有人忆起你,忆起曾经的all佣一姐——青绯。

他们说,青绯的故事很短,很精彩,轰轰烈烈,如火如荼。

而那里面,有秦街的影子。



至于现在。



你好,雪樽。

我是卫悄。



十九岁生日快乐。

虽然不能以cp的身份祝福你,有点遗憾。



十八岁之后是十九岁,十九岁之后是十八岁,二十岁永远不会到来。



就像你永远是悄悄的狗皮雪。



就像你知道,我对你不仅仅是喜欢。



@灯灯刀刀

评论(30)

热度(305)